首页 第一版 第二版 第三版 第四版
敬业集团 > 敬业人报第733期
第四版
父亲与酒
2018/2/8
  父亲是一个视酒如命的人。父亲常说烟是精神,酒是劲,他只喝酒不抽烟。母亲曾说酒是父亲的宿命,年少时,我不懂母亲这话的含义。
  记得小时候,中午放学回家,父亲刚从工地回来,便叫我去商店打酒。我拿上酒瓶,飞奔而去,看着店老板娘用竹筒舀满倒在漏斗流进瓶里,用纸塞住瓶嘴,然后,兴致勃勃跑回家。
  有时,父亲会让我打酒时捎上二两油炸花生米。在清贫的生活里,这油炸花生米堪称美味。父亲不怎么对花生米下筷子,我和弟弟吃得津津有味。母亲见了便吩咐我俩“爸爸的下酒菜,你们少吃点”。父亲独自喝着,纵然没有下酒菜。
  因为喝酒,父亲挨了不少母亲的骂。尽管母亲勤俭持家,但生计艰难。因而,母亲免不了唠叨父亲,特别是父亲没钱还去赊账打酒的时候,母亲会骂父亲没用,不讲脸面。那时,父亲一声不吭,脸色非常难看。于是,父亲也会忍上几天不喝酒,或者由一日三餐喝减为晚饭喝,一斤白酒尽量能喝三天。
  后来,读了书的我对酒文化有了一定的认识。曹操说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?”曹操求贤若渴,为了成就大业而吟“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”;大诗人李白喝了酒诗意大发,写道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”;武松在三碗不过岗的景阳冈喝了十八碗,于是,酒壮英雄胆。父亲的酒不是曹操、李白、武松的酒,父亲的酒是生活的味道,酸甜苦辣一个人独自品尝了大半辈子。我不曾体会过父亲的酒,上小学三年级时,有一天下午放学,我去了父亲的工地,看到父亲将一块块长长的石板装上车,汗流浃背。
  上五年级时,村里有人去南方城市做生意,挣了钱,开始盖楼房。父亲在母亲的骂声中也去闯了一回,却赔了本。于是,父亲依旧守着家,守着农田和工地,守着老屋,维持着日益艰难的生计,喝着那打的辛辣的酒。
  父亲的一生不曾离开过酒,父亲的酒在他的记忆中随着岁月流逝而不断发酵,愈久弥香。我渐渐懂了母亲的那句话“酒是父亲的宿命”的含义。(第三炼铁事业部炼铁单元  夏燕荣)
地址:河北省平山县南甸镇 电话:0311-82871157 82888888 传真:0311-82871819 24小时客服热线:400-654-2007           0311-966666
邮编:050400  E-mail:jingye@hbjyjt.com   网址:www.hbjyjt.com
版权所有  ◎2008-2010  河北敬业集团(www.hbjyjt.com) 冀ICP备05007926号